芙蓉秋梦_网易体育

发布时间: 2018-01-01     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浏览次数:

(未完待续)

流沙河 著

连载15

本文来源:四川新闻网-成都晚报 责任编辑:王晓易_NE0011

下期预告:B29重型轰炸机远炸日本钢铁重镇八幡市

族兄余光午,金堂县城人,常去成都玩。他记得七二七那天早晨在新南门外江上村喝茶。预行警报后,茶馆仍热闹。算命的张铁嘴进茶馆来,故作神秘说:“今天有些人,嘿嘿,躲不脱呀!”意在揽顾客。光午兄同友人喝了茶,空袭警报响了。都是青年人,意气豪,绷胆大,同到竟成园雅间打麻将。才打半圈,紧急警报响了。停牌静坐,倾听敌机。直到听见远方有爆炸声传来了,才赶快向外跑。光午兄跑出竟成园,听见爆炸声逼近了,就在老南门那边。他便反方向跑,跑上新南门旧桥。爆炸声就像在背后追,急匍匐桥中间。待解除警报后,返回竟成园取雅间的衣物,方知雅间中弹,已被摧毁,麻将牌四处飞。又知张铁嘴也被炸死了。“文革”初光午兄被押回故乡来,同作五类分子,他回忆说:“这条命是捡来活的。”

(原标题:芙蓉秋梦)

1941年12月7日,七二七大惨案的五个月后,日寇偷袭美军珍珠港,太平洋战争爆发。此后,日本海军和空军倾全力对付英美盟军,犹感支绌,哪有能力持续轰炸我大后方。于是成都民众稍安衽席,接连两年不挨大轰炸了。到1944年,为配合盟军大反攻,在四川赶修机场九个。其中就有广汉机场,那是重型轰炸机场,南距成都四十五公里。绵阳专署所属各县民工数万,麇聚在广汉县城外到三水镇外六公里长的工地上,昼夜赶工,铁定于六月份完成。到五月初,工程紧急,中学生也得去工地支援。我那时读金堂私立崇正初级中学一期,十三岁,也由本校罗致和老师带队,去修机场一个星期。我和本校同学们编成队,身着土黄布的童子军装,脚穿草鞋,腰悬搪瓷饭碗,从金堂县城徒步到广汉县三水镇,住在黑神庙正殿上。黑神炯炯目光之下,正殿上密排着许多方桌,每桌挤睡两位同学。我怕黑神目光,移睡方桌底下地上,亦甚好玩。时届孟夏,蚊虫叮咬,扰人安眠。点燃药蚊烟,呛得人咳嗽。翌日黎明即起,卷收草席被盖,围桌快吃早饭。饭后集合,排队出发。同学们高唱着歌,步伐整齐,走到镇外机场工地。平野一望,地阔天高,民工如蚁,为童年所未见。

就是砌卵石,也绝不轻松。先是蹲着砌,砌直,捶紧。蹲久吃不消,膝头触搁地,后来干脆下跪。跪地移膝,膝头磨烂生疮。手握卵石,指头磨擦起泡。泡破,嫩肉露出,不能再握,便用掌捧。我还和同学们去伙着民工拉石磙,吼着号子。有美国兵向我们翘拇指。我们也向他翘拇指,回答“mister顶好”。这是老师教的礼节。

此时广汉机场工程已奏尾声。远远近近停泊许多C17运输机和B29重型轰炸机,映日闪射银光。跑道边上码砌炸弹和空油桶,如山字墙。敞篷吉普车在机场内跑来跑去,车上飘着黄旗,为起降的飞机引路。还看见一架运输机正在卸货,腹舱打开,开出来一辆辆十轮大卡车,又开出坦克来,令我惊奇难忘。这个广汉机场乃是二战盟军在四川最大的一个轰炸机机场,是那时世界上最巨型的飞机B29的基地,在国际电讯中被称为观音堂空军基地,为欧美报刊读者所熟稔。B29的B是Bomb(轰炸)的字头。29是型号。B29俗名Supper Fort In Air(超级空中堡垒),雄伟瘦长,四个螺旋桨,腹下背上皆有旋转炮塔,头尾皆有机枪,载重七十五吨,能续航十二小时。若从成都平原飞到日本本土,单程需四小时,来回需八小时。B29有充足的能力从成都平原起飞,直捣日本本土,然后又飞回来。这就是为什么要昼夜赶修,动员民工数万,征及学童的我辈了。

我们这些学童被领到金堂县民工总队。总队部设在施工现场一间草棚内。总队长由县长刘仲宣担任,下属十个大队。大队长由区长担任,下属若干中队。中队长由乡长担任,下属若干分队。分队长由保长担任,负责监工,收方,管理民工食宿,被谑呼为“泥巴官”。本校同学承修机场最后一条跑道上的短短一段,石灰白线划定范围,任务之重不下民工。我们先是填平地基,夯实,然后在地面上密砌卵石。卵石要用六寸长的,尖头必须向上直立。砌成横排,不得参差错落。上面铺土,灌黄泥浆,覆盖河沙。上面又密砌第二层卵石,又铺土,灌浆,盖沙。上面再密砌第三层卵石,再铺土,灌浆,盖沙。如此三层,用石磙压紧密,厚一公尺,方能承受B29重型轰炸机之降落。每筑一层,“泥巴官”都要用竹尺比。厚度未达标的一律返工,毫不通融。我瘦小,挖土担石不行,就砌卵石。戴着草帽,上午还不太热,下午穿腰太阳晒脱我一层皮,晒晕,晒起“火眼”。一个星期满了回家,又黑又瘦,青狗已认不出是我了,扑来吠咬。